2021-06-16
 
特斯拉每年从澳大利亚购买电池原材料将超过10亿美元,电动汽车金属指数3月创下新记录
2021年06月16日   阅读量:660

特斯拉表示,鉴于澳大利亚可靠的采矿业和负责任的生产实践,预计每年从澳大利亚购买电池原材料的费用将超过10亿美元。


  美国汽车制造商Robyn Denholm周三表示,随着电动汽车电池供应链的发展和绿色能源时代对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的关注,澳大利亚将受益。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锂和镍等用于电池的矿产中国机械网okmao.com


  “我们预计,未来几年,我们在澳大利亚矿产上的支出将增加到每年10亿美元以上,”澳大利亚人Denholm在澳大利亚矿产委员会(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的一次活动上表示。。


  Denholm说,特斯拉已经有四分之三的锂原料来自澳大利亚,超过三分之一的镍来自澳大利亚,但没有说明具体的美元数字。


  她在堪培拉表示:“澳大利亚矿业公司确实拥有良好的声誉、专业知识和专业精神,而且越来越关注满足当今和未来ESG要求的制造商更青睐这些公司。”


  这些言论与美国总统拜登政府正在实施的一项新政策一致,即依靠盟国供应制造电动车所需的大部分金属。


  两位了解情况的政府官员上个月对路透社表示,美国将把重点放在将这些金属在国内加工成电池部件上,这是安抚环保人士的策略之一。


  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巴西等国预计将从中受益。


特斯拉每年从澳大利亚购买电池原材料将超过10亿美元,电动汽车金属指数3月创下新记录 中国机械网,okmao.com


  政府数据显示,今年澳大利亚锂辉石的出口额预计将达到10亿澳元(7.73亿美元),而镍出口额预计将达到40亿澳元。特斯拉还向澳大利亚提供电池,以储存从屋顶太阳能电池板获取的能量,从而增强其能源网络的可靠性。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屋顶太阳能电池板人均密度最高的国家。


矿业网的电动汽车金属指数(EV Metal Index)在3月份创下新纪录,整体电池部署量的激增抵消了电池供应链中使用的钴(cobalt)和镍(nickel)价格的回落。


  电动汽车金属指数可以跟踪全球新注册的乘用车(包括混合动力汽车)中的电池金属价值,该指数当月攀升至5.54亿美元,较2月增长84.7%,并使第一季度总额达到11.4亿美元。


  2021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比2020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78%,也高于2017年全年的总销售额——当时锂和钴的平均价格比今天高得多。


  根据阿达玛斯情报公司(Adamas Intelligence)的数据,当月销售的电动汽车电池总容量同比增长139%,达到22 GWh以上。阿达玛斯情报公司跟踪了100多个国家的化学、电池供应商和容量对电动汽车电池的需求。特斯拉(Tesla)部署的电池容量排名第一,在3月份部署的电池容量(包括混合动力汽车)中,几乎每3兆瓦时(MWh)就有1兆瓦时是特斯拉电池。


  为了获得最准确的数据,矿业网电动汽车金属指数中的月度电池容量部署数据,不包括离开装配线的汽车、经销商批次或批发供应链中的汽车——仅限最终用户实际注册的汽车。


  随着磷酸铁锂电池(LFP battery)获得市场份额,镍的使用量下降


  与去年同期相比,钴和镍的使用量增加了1倍多,但就每辆车而言,这些阴极材料(cathode materials)的使用量则呈下降趋势。


  阿达玛斯情报公司(Adamas)表示,全球每辆电动汽车(包括混合动力汽车)镍的加权平均销量同比下降了8%,原因是由磷酸铁锂电池驱动的纯电动汽车(battery electronic vehicles,简称BEV)销量强劲,例如在中国制造、销售并出口到欧洲的特斯拉Model 3,以及比亚迪(BYD)“汉”电动车和其他电动汽车等。


  装备磷酸铁锂电池(LFP)的汽车正在全球范围内取得进展。一些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将装备有磷酸铁锂电池的汽车瞄准西方市场。根据2021年第1季度部署的电池容量计算,这项技术的市场份额目前已经达到15.7%,而在中国制造的Model 3车型推出之前只占很小一部分的份额。阿达玛斯情报公司的数据显示,装备磷酸铁锂电池的Model 3车型凭借自身的优势占据了全球电动汽车市场7.2%的份额。


  虽然大众汽车公司(Volkswagen)曾表示磷酸铁锂电池将是其入门级车型的首选电池,但比亚迪上个月证实,它将全力开发磷酸铁锂电池,并从旗下所有系列车型中取消镍-钴-锰(NCM)技术。


  镍-钴-锰电池阴极中的高镍含量提高了能量密度,但比亚迪和其他磷酸铁锂电池制造商一直在缩小范围和充电性能方面的差距。


  锂(lithium)价格反弹,钴、镍价格下跌


  三月份钴的平均使用量同比增长了2%;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钴使用量的总吨数增加了122%,钴可以为高镍电池提供热稳定性。


  基准矿业情报公司(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3月份硫酸镍的平均价格较2月份下跌逾10%;而电池供应链中使用的钴价格也有所下降,但最贵的阴极材料的价格则从2019年12月每吨3万美元的低位窜升到每吨6万美元以上。


  锂的平均使用量同比增长了12%,而部署的电池材料总量月环比增长了惊人的94%。锂的价格持续复苏,3月份突破1万美元,为2019年8月以来首次。


  作为整体指数值的百分比,锂的占比为26%,高于去年8月20%的低点。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机械网无关。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信息,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
客服邮箱:service@cnso360.com | 客服QQ:23341571